梦佾蝶

写字✍️
北京/Mclean VA
地域限制使我变得现充
全职高手/hp/ggad/漫威/刀剑乱舞/盾冬/yys/d5/遇见逆水寒/fgo/各种脆皮鸭(长期书荒)
三次喜欢小雀斑和戳爷www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小绿和小蓝 最后的24小时同人文 原创

“而今我已忘却他的容颜。那天的24小时对我来说已经是记忆的一切。”

-小蓝

23:59,小蓝在实验室里写着一份历年报告。他的笔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些微白皙的脸色映着冷白色的灯光在漆黑的夜色中产生着鲜明的对比。他翻着去年的那份笔记,上面只有一行小字:“在二十四小时后,他们将为我的人生献上鲜花,小绿,再见了。“自从公司高层将他重新救回以后,他不知怎么也想不起来原来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小蓝蹙眉。公司的高层告诉他说他是一名科研人员,在一次研发中不幸受伤之后大脑选择将那段记忆封闭。因为不想损失这个宝贵人才,公司力挽狂澜将他救回。他忘不了那个女上司对他说的话:“公司决定让你隔离办公,这样对你也有好处。这是公司新配发给你的用品,以后会通过这些通讯设备来和你联系。还有……请不要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任何人。”等小蓝错愕地抬头的时候,女上司早已经留给他一个高傲的背影。小蓝停下了对于公司最初的回忆,放下他的手机,站起身离开了实验室。

小蓝回到了他的家。这不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甚至不能被称为一个合格意义上的家。科研报告摆了一桌,旁边有几份来自公司其他分部寄给他的科研反馈视频,两三张竞争公司的产品光碟和一些散乱的纸。办公桌旁边一张简易的床和一个大衣柜。这一切都默默的向别人发出:“生人勿近”的讯息。小蓝随手打开了一张竞争对手的光碟放入投影机里看着,对手公司正在介绍一款全智能的模拟机器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蓝突然诧异地把视频往前退了几秒然后按了暂停键。“这是?”小蓝想着,“我记得他!他不是公司产品部的经理吗。跟我关系还可以呢。为什么他的大衣出现在了视频的背景里?”小蓝是如何也不会忘掉那位经理一身奇怪的亚麻色大衣的。他有些费解,抬头看了看表:“啊,已经凌晨一点了,赶紧睡觉吧。”


迷迷茫茫中,他像是做了一场无休止的梦。梦里,他被一群人追杀,在窄窄的巷子里跑啊跑,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他好像给一个叫做小绿的人发了一条再见的信息,然后就疲惫不堪的坐在墙角,后来他的意识慢慢消失。他也就记不得这一切了。但是不知为何,他现在每做一次梦,好像那24个小时的逃亡日子就越来越清楚,他想看的更清楚一点,却被闹钟声叫醒了。


无奈之中,他换好衣服来到公司。本来不长的一条路,却因为他听到的一丝声响而变得无限的长。和梦里一模一样的一丝红光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字:跑。因为他万分清楚如果自己继续等下去,那自己怀里的科研成果就会不翼而飞。小蓝飞快地在狭窄的巷子里穿行,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跑,呀不知道自己会去向何方。脚步的哒哒声回荡在小巷里,像是他空空如也的记忆和孤寂腼腆的心。身后竞争公司派来的人离他越来越近,他闭了闭眼:自己自从选择成为科研人员以后,似乎就离平静的生活越来越远。他必须得和身边的朋友保持距离,如果哪天自己遭遇不测也就不会耽误他人。是不是,如果他没选这条路,他也就不会丢失那弥足珍贵的记忆了呢。小蓝第一次质疑起自己的选择:”我,究竟适不适合当科研人员啊?“他慢慢地蹲在地上,后背紧挨着粗糙的墙体,一阵一阵地传来冰冷的温度。他盯着头顶炫目的阳光眯了眯眼稍稍低头,一双皮鞋出现在了眼前。他顺着鞋往上看去,一位身着黑色衣服的绿发少年在他面前半蹲了下来:“喂,在这里呆久了的话会感冒啊,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小蓝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我?认识你吗?你好熟悉。“小绿犹豫了很久,最终看向小蓝:“我们并不相识。”小蓝点点头,和小绿告辞。小绿看着小蓝的背影,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嘟囔道:“终于找到你了啊,居然忘了我,还想跟我说再见,一年的时间,还好你还在啊,我的伙伴。”


小蓝走进公司却发现每个人都在暗暗地打量他,他不禁有些脸红,心忖:“难道是我没整理好衣服?”在一阵不解中,小蓝进了实验室。他刚一推开实验室的门,发现公司的高层全部站在他的实验室门口,包括那个穿着奇怪亚麻色风衣的经理。自己这是怎么了?女上司站了出来:“小蓝?坎经理举报说你和外公司有接触?你来解释一下吧。“说着就掏出了小蓝和小绿说话的照片。“我没有,我只不过是被人追然后在那里摔倒了而已,我不认识他啊。”小蓝小声地辩解着。“不认识?那竞争公司怎么也推出了新的机器人产品?要不是坎经理,我还真的不知道啊小蓝,原来你有这手。”女上司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我是真的不清楚,您也知道我没了记忆,之前的科研笔记也不全,今年刚刚开始,我真的没有时间接触其它人的,请您相信我啊。”坎经理冷哼:“小蓝啊,你是技术人员,我们都很尊重你,但是伯伦希尔公司相信正义,你没有恰当的理由是没办法服人的。”“分明,是你啊。”小蓝快速地说。坎经理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小蓝,伯伦希尔的人都很善良,我们不希望你没有证据的污蔑别人。你……”他看向了那一众上司们。伯伦希尔的董事长向前迈了一步:“小蓝,你虽然是个人才,可是公司的高层现在都对你比较不满,我们感谢你为公司付出的一切,你先在回家吧,公司需要收回你的实验室进行调查。”小蓝无力地垂下手臂,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反正也累了,小蓝默不作声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迈出了公司。


路旁的灯光有些黯淡,高楼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雾。远处的高耸入云的公司大厦像是在嘲笑着他的出现。小蓝不喜欢这座城市,它冷漠又予人希望,玩弄大家对于它的期盼而又装的十分无辜。这样漆黑的夜像是一个无底洞,想把人内心的感情吸的无影无踪。在这样一个全球科技化的时代,人们早已经忘了如何揣摩自己的初心。路上的已没有什么行人,小蓝孤身走着却觉得这个场景尤为熟悉:“究竟是在哪里看到过呢?”沉浸在一路的回想之中,小蓝在街上走着。


“这就是科研人员的结果吗,像是公司的奴隶,他们需要你的时候用尽千方百计挽留你,不需要你的时候就鄙夷地将你丢弃。我还真是可笑,傻傻地以为自己的公司已经是自己最好的归宿,果然我到现在才明白啊。”记忆里的画面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明朗,原来去年那晚他真的遇到了追杀,而小绿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拼命的逃跑只为躲过公司的追杀,原来那天的杀手的武器上的标识就是自己公司。伯伦希尔不希望自己在研发了那么多高尖端设备后带着那些惊人的知识回去,伯伦希尔怕自己去其他公司或者干脆为各个公司工作,所以他们在去年出动了杀手秘密刺杀自己。但是后来发现机器人还有些小故障所以不得不拼命将自己救了回来。“果然只有刺激才是最管用的,小蓝终于想起了自己那尘封着的记忆也想起了自己的挚友。”伯伦希尔口中的正义最为无耻,那些人打着正义的旗号为了自己的利益活着,他们已经被这社会染上了不同的颜色,每一个人,都只为自己活着,这还是所谓的正义吗?”小蓝的脑子里乱作一团。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他现在不去一个地方躲着的话,公司迟早会找上门的。

他抱着自己收拾好的东西准备先回家看看,却发现门口早就站着之前碰到的少年,也就是他的挚友小绿,小绿看着他慢慢走来,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激动,但却用着低沉的语气说:“小蓝,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工作,咱们建个公司吧,就叫……列克星敦!我们在研发一款更好的机器人,叫绿蓝怎么样?“


小蓝看着他记忆中的好朋友,自己记忆中他模糊的轮廓终于慢慢和他的容颜重合,小蓝由衷的笑了:”在经历了这所有的一切后,小绿还是像原来一样,原来世间真的可以有共患难的友情。那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小绿。“小蓝揉了揉眉心,努力地摆脱在脑海中的一幅幅画面,他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


“你好,初次见面”

(全文完)


真正的朋友,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为你提供温暖。

-后记


评论(3)

热度(7)